博源家園 Berun Home

首頁 博源家園 品質生活

拼多多打了中產一耳光:你所謂的品質生活,到底有多可笑

時間:2019-07-19 22:05 來源:
分享:

拼多多為什么會大熱?這是個假問題。


真問題是:拼多多為什么會在中國大熱?


嘲諷、抱怨和全網黑,都無濟于事。對于低端供應鏈和低消費人群的存在,我們不能簡單地嗤之以鼻。


在拼多多主流客群里,固然有一部分真正的“窮人”,但從數據看,還有相當一部分人,其實是在享受“自以為占便宜”的暢快感。


這是在告訴我們:永遠不要考驗人性。


書單以提供知識和智識為己任,面對拼多多悖論,我們愿意與你一起思考:


拼多多為什么能崛起?拼多多產品有什么過人之處?拼多多會被主流社會淘汰嗎?




1.你以為拼多多是線上農貿市場?


有人說,拼多多就是過去的農村農貿市場上了網而已。


言語間,充斥著對農貿市場的鄙視。

 

其實,許多人用過拼多多,但恐怕真沒有逛過農貿市場吧。

 

我想說,這可能是農村農貿市場被黑得最慘的一次。

 

農貿市場,在我們老家叫“圩”,去農貿市場,叫“趕圩”。


得承認,圩上的商品,比如鐵鍋、瓷碗、棕刷、竹凳,包括豬肉、牛肉、羊肉、豆漿、油條、豆腐腦等等,統統都是沒有品牌的。

 

但是,你要說它們全都是低價劣質商品,那就不對了。

 

圩上的商品,沒有牌品,但有人品。

 

比如豬肉,我媽就知道,豬肉馮鋪子上的豬肉質量好,也不缺斤少兩,貴是貴點,但放心;

 

再比如鐵鍋,我爸知道,鐵匠李家的鍋最好,耐用輕巧,貴個五六塊,無所謂的。

 

在這樣的市場中,熟人網絡,是商品質量保證的基礎。

 

可是,這一切,在拼多多上面是沒有的。

 

在這里,買東西,具體是誰家的,沒人關心,主要看價格是否低廉。

 

朋友之間通過鏈接一起砍價,也是短暫性的功利合作,不會形成口碑效應。

 

拼多多注冊一個商鋪,實在太簡單。

 

實際上,就算某個商品下面劣評成堆,但因為價格極低,還是有些人愿意下單。

 

萬一買到好東西呢?那就是賺到了。就算運氣不好沒買到好東西,損失也不大嘛。

 

總之,別把拼多多比喻成網上農貿市場了,它沒有熟人網絡打底,以低價吸引顧客,是以冒牌、山寨品牌著稱的混亂的虛擬市場,比農貿市場亂多了。



2.拼多多悖論,既熟悉又陌生

 

當然,也不能太美化農村的農貿市場。

 

這些年,圩上也開始能買到各種有牌子的商品,衣服鞋帽、家電摩托,奶粉玩具尿不濕,應有盡有。

 

這些玩意,都有牌子,但說實話,雜牌、山寨居多,農村人分不清,也確實很少人關心。

 

有一個奇怪的現象是,有些雜牌商品,有時候比同類的正牌商品還貴。

 

這是因為,農村人在圩上購物,還是跟過去的習慣一樣,全靠自己面對面的手感、觀感,全靠長久消費形成的口碑。

 

在這樣的習慣中,有些雜牌可能被認為比正牌、比那些廣告打得滿世界都是的品牌要“好用”、“耐用”、“實惠”。

 

如此,雜牌比正牌貴,也就不奇怪了。

 

品牌的作用,是降低人們選擇商品的成本,大品牌往往意味著質量有保證。


品牌的功效,對于一個全是陌生人的世界,相當有必要。

 

但是,如果市場中全是熟人,品牌的功效就會大大降低,變得模糊化。

 

拼多多,得益于社交網絡病毒式傳播,但它糟糕也糟糕在這里,即在龐大的虛擬網絡里,它沒法形成面對面的熟人網絡。

 

而傳統的讓陌生人建立信任的系統,比如品牌標識、匿名的商品評論、商鋪實名認證等等,又被它有意無意的松散管理,給沖得一干二凈。


3.消費升級或降級,總有一個判斷不靠譜

 

正是因為充滿悖論,拼多多的迅速崛起,尤其是成功上市,才更讓人驚訝。

 

人們找了一個詞來解釋它的崛起,叫“消費降級”。

 

意思是,有人沒錢了,買不起好東西,所以就買點低價格、低品質的東西湊合用。

 

有一組數據傳播很廣,以證明這種解釋的準確:

 

80%中國家庭,人均收入不超過3000元;

中國只有2800萬人達到3500元個稅繳納標準,占總人口不到2%;

2017年,農村貧困人口為3046萬人;

擁有大學本科學歷的中國人,不到6%。

 

我不清楚這些數據是否精確。但有件事我覺得挺有意思的,值得提醒下。

 

2015年,拼多多正式成立那一年,也正是“消費升級”這個詞被討論得最熱鬧的時期。


“消費升級”,顧名思義,就是和“消費降級”相反的趨勢——有錢了,人們開始追求有品質的生活,對商品的質量功能也提出了更高更細膩的要求。

 

為了說明“消費升級”確實已成主流趨勢,當時人們可沒有列舉中國還有多少窮人,而是列舉了中國的中產階層有多么龐大。按照官方的統計數據,中國的中產階層數量已冠絕全球。

 

我沒記錯的話,當年大家都在熱烈地討論中產階層去日本買馬桶蓋,覺得那就是中國人“消費升級”的體現。

 

當人們用“消費降級”來解釋拼多多崛起時,也恰恰是人們熱衷于用“消費升級”來形容中國的時期。

 

這相當奇怪。

 

由此可見,“消費升級”和“消費降級”,可能在同一時期內并行不悖。

 

或許,是因為中國的市場太大了,無論是升級還是降級,都能支撐出一個龐大的市場。


但也有一種可能,那就是“消費升級”或“消費降級”,有一個是錯誤判斷。

 

而我更傾向于認為,“消費降級”假不了,“消費升級”卻不靠譜。


 

4.“凡勃倫效應”

 

我們先來回顧一下2015年那場去日本買馬桶蓋的風潮吧。

 

日本的馬桶蓋就是好,能抗菌、可沖洗,座圈還能加熱,最大的好處是適合在任何款式的馬桶上安裝。

 

這樣的馬桶蓋不便宜,要2000元左右。但是,每天都賣斷貨。


原因當然是中國人不可阻遏的“消費升級”洪流,早已經溢出了國界,沖到了日本的免稅店里。

 

吳曉波說:“這一類型消費者的集體出現,實則是制造業轉型升級的轉折點?!?/span>

 

說得很有道理,我差點就相信了。

 

這波熱潮當時很歡騰,唯獨有個小小的插曲像給這波熱潮潑了點冷水。

 

在人們高唱“消費升級”的贊歌時,許多人證明,包括一些馬桶蓋的制造商都親自出來證明,日本那樣的馬桶蓋在中國多得是,那些白領不辭辛勞從日本買回來的馬桶蓋,可能就是廣東或浙江的小工廠生產的。

 

這就有點尷尬了。


我相信,確實有許多中產階層,試圖在追求一種更高品質的生活。

 

但是,他們對于商品的好壞,是否有足夠細膩的體驗,是要打個問號的。

 

從他們不知道自己買回來的馬桶蓋到底產自哪里這點來看,他們判斷商品的好壞,也僅僅是依據價格的高低或是否國產,而不是依靠自己使用商品的真實體驗。

 

這叫“消費升級”嗎?我很難相信。

 

“消費升級”基于中產對更高生活品質的追求,如果根本分不清商品體驗的好壞,自然也就分不清自己的生活品質是否得到了提升。

 

僅僅是因為價格高,或者是產自國外,就覺得自己的生活品質得到了提高,這顯然是虛假的“消費升級”。

 

這更像凡勃倫在《有閑階級論》中提出“炫耀性消費”,是假裝“消費升級”,是消費給別人看的。

 

這位制度經濟學鼻祖還提出了著名的“凡勃倫效應”——消費者對一種商品需求的程度,因其標價較高而不是較低而增加,即商品價格定得越高越能暢銷。

 

這反映了人們進行揮霍性消費的心理愿望。

 

對照著那些不遠千里、耗時耗力從遠方購買日常用品的行為來看,這正是中產階層不注重購物體驗、不珍惜購物時間成本的表現,是“消費降級”不是“消費升級”。

 

去年,有一篇名為《炫耀性消費已經結束了,現在都是無形消費》的文章刷爆了美國的網絡。

 

這篇文章說,現在真正的富人早就不在“炫耀性消費”上爭奇斗艷了,而是在醫療、教育等無形消費中投入更多。

 

現在的富人在日常消費中都顯得相當簡樸,比爾·蓋茨,常年穿得跟百貨公司的理貨員一樣,而李嘉誠,則數年堅持身著藍色傳統西服,佩戴的一塊手表僅值26美元。

 

浪費時間在一些自己也不清楚是否提高了生活品質上的消費,就跟凡勃倫在《有閑階級論》中所說的假貴族一樣,為了表現自己有錢,而刻意雇傭一些沒什么實際作用的仆人。

 

不計較時間成本的浪費性消費,與那些專注于醫療和教育的無形消費,形成鮮明對比,成為富人恒富、窮人恒窮、階層固化的原因。


5.有錢但并不富裕的中產

 

使用拼多多的消費者,很多人以為,多是過去在農貿市場里購物的農民,或是那個我們不了解的“五環外的世界”。

 

但事實上,我了解的拼多多的用戶,很多是有錢但并不富裕的中產。

 

生活在城市里,工作在五環內,但背負著巨額的房租、房貸壓力,孩子要上學,朋友要應酬,家里雙親又缺養老金。

 

以北京為例,剛剛公布的數據顯示,今年二季度,北京的月均薪酬剛剛超過1萬元。

 

但在北京,一般的工薪階層,往往背負著五六千乃至上萬元的房貸,如果有孩子上幼兒園,每個月還得支出至少3000元以上的園費,中心城區幼兒園的收費更是高達每月5000多元。

 

所以,光是硬性支出,往往就占了夫妻收入的一大半,有時候根本沒有任何存款,勉強維持生活而已。


有統計顯示,拼多多的用戶中,許多都是女性,10個里面占了7個,而且多是25—35歲的年輕人。


(其中也不乏一些看起來每天有吃有喝,實際上非常窮的人,有人稱他們為“隱形貧困人口”,文末有一段視頻,你可以看看自己屬不屬于“隱形貧困人口”)

 

這些人當中,有多少是五環內的中產已婚女性呢?我看并不少吧。

 

拼多多適合“價格敏感度高”的人群,這點沒問題。

 

但拼多多的使用人群,我覺得可能更適合用“品牌敏感度低”來形容,這部分人包括那些追求價格低廉的低收入群體,同時也包括那些對品牌假裝有感但實際無感的中產群體。

 

現實中,許多中產階層其實都延續了農村里的圩鎮購物習慣,講究實惠,對品牌沒有太高要求。

 

這也是拼多多各種雜牌、冒牌、山寨品牌充斥其中,卻能在城里鄉下大行其道的原因所在。


 

6.“女孩”的心思你不懂

 

在一個號稱中產聚集的知識論壇,我看到過一個女孩使用拼多多的經歷。

 

女孩自稱屬于剛從貧下中農解放到小康家庭,也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中產吧。

 

她從來沒吃過牛排,也不清楚牛排的市場價格。

 

有一天,朋友發來拼多多鏈接,邀她一起拼牛排。價格是70元8片腌制好的,并送醬料包。

 

女孩原來就聽說過拼多多的“美名”,對這款APP始終保持警惕。

 

但這一次,她決定和朋友一起拼。

 

牛排乘著快遞,很快就到家了。

 

老公下廚,煎好。吃完了,她覺得,挺好吃的。

 

她馬上對這種食物產生了興趣,于是到百度等地方搜索相關信息。

 

不搜不知道,一搜嚇一跳。她發現,最好的牛排都是進口的,而且價格都不便宜。

 

已經腌制好的,100塊錢以下多片裝的,可以肯定是拼接牛排,肉是重組肉,腌料更是不知道是啥了。

 

她說,一陣惡心之后,她決定再也不受低價拼接牛排的誘惑。

 

我不清楚這個女孩是不是拼多多典型的用戶。我比較感興趣的,是她初嘗牛排的經歷。

 

細心如你,或許也發現了,女孩的這次購物體驗,從下單到快遞送貨,一直到牛排入口下肚,都算是愉快的。

 

她吃牛排的感受很清楚,“挺好吃的”。

 

但女孩最終又為何說“惡心”呢?而且還決定再也不受低價牛排的誘惑?

 

原因,就在于她百度了。

 

沒錯,是百度之后,她發現自己買了便宜貨,才讓她感覺“惡心”。

 

換句話說,是便宜讓她惡心,而不是牛排的質量。

 

女孩的這個帖子獲得了最高數量的點贊。

 

可能,許多人都認同女孩的感受。

 

但恕我邪惡,我真的不懷好意地笑了。

 

我想起2015年全民討論去日本買中國產的馬桶蓋的盛況。

 

那一年9月,拼多多成立,上線兩周粉絲數就破了百萬,上線4個月,付費用戶就突破了1000萬,單日成交突破1000萬元。

 

我們表現出來的,和我們實際真實的情況,永遠有一個馬里亞納海溝的距離。

 

如今,拼多多上市了,成了造富神話。

 

有些人罵它是假貨天堂,突破道德和法律底線。許多人還說,拼多多崛起是因為“五環外的世界”我們不懂。

 

但我想說的是,可能罵它的人中,有不少也曾經為它貢獻過流量吧,其中就有許多自稱五環內的中產,有錢卻不富裕。

 

別再假裝你“消費升級”了,也別假裝討厭山寨品牌了,你只是怕“便宜”這事跟你沾上邊而已。

 

然而,一旦有人吆喝著,邀請你集體占點小便宜時,你還是會免不了偷偷占上一把的吧。

 

因為,拮據的生活,不允許你真的一直裝下去。

 

拼多多悖論映照出了一個真實的世界,它的真實性就在于,拼多多讓許多人看到了五環外別人的生活,也讓別人看到了五環內苦逼的自己。

  聯系客服
  0477—8139987
>
装修哪个城市最赚钱 5分快三大小单双走势图 燕赵风采排列7第18期 股票的平台突破 广东十一选五今天开奖记录 秒速赛车开奖历史记录 广西11选5购彩票网站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走势 江西11选5 前三组选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 广西快3一定牛走势图